南方時事圓桌
  嘉賓:
  劉明望 北京大學軍事史交流研究員、軍事戰略研究協會副會長
  熊昊 天津師範大學國際關係與全球問題研究所學者
  主持人: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楊春
  策劃:羅彥軍
  美國撤軍期限將至,塔利班呈現反撲之勢
  大選臨近 阿富汗局勢變數多
  今年4月5日,阿富汗將進行總統大選。隨著大選之日臨近,阿富汗國內安全局勢不斷惡化,塔利班等反政府武裝屢次製造襲擊事件。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上月已表示,美國可能會在2014年後完全從阿富汗撤軍,阿富汗未來局勢將面臨怎樣的變數?南方日報就此邀請相關專家進行瞭解讀。
  塔利班何以“反撲”
  南方日報:美軍駐扎阿富汗十多年,為何塔利班還能在阿富汗總統大選之際製造破壞?
  劉明望:阿富汗長期動蕩,經濟重建無法進行,許多承諾過的國際援助沒有到位,安全形勢不容樂觀。去年聖誕節,美國駐阿富汗大使館就受到過塔利班組織炮彈襲擊,今年塔利班也在首都喀布爾和各地發動過多次襲擊,這表明塔利班勢力從未被根除,反而有反撲之勢。此外塔利班倒台這麼多年,新的政權也沒能實現國內和平和經濟複蘇,飽受質疑。
  熊昊:現在的塔利班武裝組織,有向恐怖組織演化的趨勢。既然他們不承認美國“扶植的傀儡政府”,在和談上也不會妥協,總統大選對他們而言更是沒有必要的。
  民選總統還是西方傀儡?
  南方日報:卡爾扎伊宣稱,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和各省委員會換屆選舉將是自由、公平和透明的,然而塔利班卻發佈聲明說大選是美國的“把戲”。您怎麼理解?
  劉明望:現在的總統大選有9個候選人,而真正有力的競爭者並不多。卡爾扎伊不能再參選連任,但他所代表的派別會繼續參選。卡爾扎伊的哥哥加堯姆已經宣佈退出大選,轉而支持前外長拉蘇爾。作為世界銀行經濟學家的加尼是熱門候選人,塔利班襲擊的選舉辦公室就是他的。卡爾扎伊去年說塔利班領導人有資格參選總統,但阿富汗現政府被後者認為是西方的“傀儡”。
  熊昊:美國錶面是支持民主的,所以對於總統大選不能明目張膽地插手,但並不代表美國真的“不管不問”。就像2004年美國駐阿大使公然要求候選人退出以扶持親美的卡爾扎伊當總統。2009年,美國又想換掉卡爾扎伊,假借聯合國駐阿大使之手操作。目前大選的形勢還不明朗。
  會否真的全面撤軍
  南方日報:如果美軍全面撤軍,是否意味著在阿富汗此前的努力“前功盡棄”?
  劉明望:阿富汗撤軍問題是個“燙手的山芋”,一方面奧巴馬政府要面對國內輿論壓力——巨大的軍費開支和作戰人員付出生命的代價是否有價值;另一方面,如果完全撤軍,那麼美國自認為可控的阿富汗局勢和這十幾年的投入又面臨著回到原點的危險。但所謂“撤軍”,也不是撤得乾乾凈凈,如果沒有意外,美國應該會留下一支部隊,或駐扎在臨近區域,或以保護使館為名。
  熊昊:美國進駐阿富汗實際是通過打擊塔利班恐怖組織的行為,將自身的安全隱患消滅在國門之外。美國會撤軍,畢竟現在6萬人是個龐大的數字,以後會留少部分軍隊,讓阿富汗成為一個據點,進可隨時開展軍事行動,退可彰顯區域控制力和影響力。
  撤軍後或變“火藥桶”
  南方日報:美國撤軍會帶來哪些後遺症?
  劉明望:當年前蘇聯從阿富汗撤軍造成了很多遺留問題,多年來阿富汗充滿動亂,也促成了塔利班勢力抬頭。目前塔利班活躍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界一些地區,這次北約撤軍留下的真空,很可能讓塔利班卷土重來。北約部隊撤離阿富汗後,局勢變數會很大。或者長期混亂內戰,或者塔利班奪權,或是對現政權勢力範圍進行劃分。
  熊昊:撤軍就留出安全真空,增大塔利班的威脅程度。然而阿富汗不能永遠依靠美國力量,尤其美軍在阿富汗境內的所作所為激起民眾強烈不滿。卡爾扎伊已經表示,阿富汗軍隊已經守護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領土,做好了全面接管的準備。當然,如果美國撤軍,和塔利班的和談又無望,阿富汗可能成為“火藥桶”。
  協議簽不簽?雙方膠著
  南方日報:直到現在卡爾扎伊都不願意簽署《雙邊安全協議》,是出於何種考慮?
  劉明望:美國執著於和阿富汗簽署《雙邊安全協議》,但卡爾扎伊認為,在安全方面,以美國為首的北約駐阿富汗部隊是不穩定因素,此前有過大量衝突和平民傷亡。簽署該協議,等於給了駐軍司法豁免權,對平民的暴行也不會受到法律約束。
  熊昊:根據《雙邊安全協議》,美國願意在該國保留一小部分軍隊以執行援助、培訓和反恐任務。但阿富汗提出的簽署條件包括美方必須保證在軍事行動中停止搜查阿平民家庭,釋放關塔那摩監獄的阿富汗囚犯,必須實質性支持阿國內和平和解進程等。阿美雙方膠著在協議前提上互不讓步。
  美阿雙方漸生嫌隙
  南方日報:美國一直希望在阿建立一個親美政府,但似乎卡爾扎伊沒有和美國“一個鼻孔出氣”。
  劉明望:2004年,卡爾扎伊成為阿富汗第一位民選總統,而當時的阿富汗剛剛從極端專政中解放出來。對當時脆弱的政府而言,需要依靠美國的力量,但這又成為一把雙刃劍,塔利班武裝分子正以阿富汗政府是美國扶植的政府進行對抗。多年來,阿富汗逐漸對美國失去信任,美國又曾多次指責阿政府的腐敗問題,雙方漸生嫌隙。
  熊昊:美國一直非常看重阿富汗的區域位置,希望培植一個親美的阿富汗政權。現在卡爾扎伊與美國之間的分歧較大,美國也非常不滿阿政府里存在大量親俄、親伊朗派。除了因美軍沒有解決阿富汗的亂局而產生的失望外,阿富汗也不可能不發展與周邊國家關係。  (原標題:大選臨近 阿富汗局勢變數多)
創作者介紹

水桶包

lt47ltyd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